相关文章

打圈的笨猫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ctjx5.com/

蕾蓉一时气馁,她算是知道,今天撞上一只专门咬着自己尾巴打圈的笨猫了。正在发愁怎么能给一个逻辑混乱的人讲清楚鸡先生蛋还是蛋先生鸡,就听见有人敲门,蕾蓉说了一声“请进”,门开了,露出了林凤冲和楚天瑛两张略显紧张的面孔。

马海伟也感觉到,自己要再这么散装着说话,蕾蓉就快把他打包了,于是把椅子往前挪了挪,一边比画一边说:“有个人被害死了,凶手把他的尸体焚化,骨灰和土和在一起,烧成这个瓦盆啦!”

蕾蓉听懂了,也呆住了。不禁再一次把目光聚集到那个瓦盆上面,这一回她看得很认真,就像她每次准备解剖尸体前一样。然而这个瓦盆是那么粗陋、那么普通、那么不起眼……完全看不出里面埋藏着一段骨殖或冤魂。

“从理论上讲,你说的这个也并不是没有可能。”蕾蓉小心翼翼地选择着语言,“但是,你有什么证据说这个瓦盆里掺和着骨灰呢?”

马海伟说:“嗯,所以我才来找你嘛,你给鉴定一下不就知道了吗?”

蕾蓉摇摇头道:“老马,你可能不大了解焚烧会让人体产生什么样的变化,火焰会彻底破坏骨骼中的有机成分,先是炭化,骨头会从原本的颜色变成黑色,然后随着有机化合物的进一步燃烧,黑色逐渐变浅为深灰、中灰、浅灰,最终变成白色,这时的骨头被称为煅化骨。煅化骨从基本形态上看变化并不大,只是比原来缩短了四分之一或者更多,但依然有个‘骨头样’,通过这种灰烬状骨架,一个训练有素的法医人类学家还可以判断出死者的性别、种族和大致年龄,但是一旦研磨成骨灰,那就变成了人们常说的‘齑粉状’。目前的法医学科技,对粉末状骨灰几乎可以说是束手无策。就拿你拿来的这个瓦盆说吧,首先,即便鉴定出瓦盆的构成成分,发现里面确实含有骨灰,也还需要进一步鉴定是人类的,还是其他脊椎动物的骨灰;其次,就算证实是人类的骨灰,除非死者死于重金属中毒,会在骨灰中形成残留,否则也很难从中发现什么犯罪证据。”

马海伟愣了片刻,半张着嘴巴,小眼睛眨啊眨的,然后把外套往身上裹了裹:“照你这么说,这人算是白死了?”

蕾蓉耐心地说:“老马,我刚才不是说过了,就算鉴定出是人类骨灰,也找不到犯罪证据。如果没有犯罪证据,死者很可能是正常死亡的啊,那么做这个鉴定又有什么意义呢?”

“你给鉴定一下,不就知道他是不是被杀的了?”马海伟眨巴着眼睛说。

蕾蓉一时气馁,她算是知道,今天撞上一只专门咬着自己尾巴打圈的笨猫了。正在发愁怎么能给一个逻辑混乱的人讲清楚鸡先生蛋还是蛋先生鸡,就听见有人敲门,蕾蓉说了一声“请进”,门开了,露出了林凤冲和楚天瑛两张略显紧张的面孔。

“蕾蓉,你好!”林凤冲十分尊敬地打了个招呼,然后对马海伟说:“老马,你小子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

“就是这个?”楚天瑛走过来,指着瓦盆问林凤冲。(46)